得氏论坛
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转帖】 一个大三学生给汪泓校长的一封公开信

向下

【转帖】  一个大三学生给汪泓校长的一封公开信 Empty 【转帖】 一个大三学生给汪泓校长的一封公开信

帖子  2007 于 周一 三月 22, 2010 9:18 pm

来到这个学校已经二年了,眼看马上要大三了,有些话是时候说了,平时不可能和您有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又听说学校网站上的校长信箱只是看上去很美的四个汉字而已,因此借云间来跟您做交流。
  我平时善于用幽默和讽刺来写文章,但是面对大学的问题,我幽默不起来,考虑到您的受精神刺激的程度,我也不用讽刺,我决定用最和缓的语句来写,请您也心平气和地听我道来吧。
  首先我要写的是一个最严重的问题。政治化。大学政治化,是中国大学的悲哀,也是 对于大学的一个耻辱。蔡元培在北大做校长时提倡"兼容并包,思想自由",丝毫不受政治影响,五四运动发生后,他不满***对北大学生的逮捕,为了保全学生和北大的自由,宁愿辞职。而我们现在的大学呢?现在的大学变成了政治的传播工具、政治的附属机关,这里只能有一种思想存在,蔡元培先生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变成了永远实行不了的空话,大学生的思想自由去那里寻找,难道叫我们都去美国吗?
  如今的党化和教育实在太严重了,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给我们洗脑,每隔一段时间学校路边,桥上都要贴出政治宣传的横幅,请问,这和大学教育有关系吗?我看到校领导经常开什么党委会议,而研究的教育的会议却鲜有召开,请问,对于大学教育者来说,党重要还是教育重要?
  大学教育者尤其不能和政治有联系,有了政治的束缚,如何提倡学术自由?大学应独立于政治的影响,如果一个大学不能摆脱政治的影响,便永远成不了一流大学。如果做了官,就不能做教育者;做了教育者,便不能做官。1945年,抗战胜利后,北大校长蒋梦麟因为做了***行政院秘书长,按照当时《大学组织法》,辞去了北大校长的职务,转而由胡适先生担当,当时的校长是如此的伟大!汪泓校长,请为我们工程大做点什么吧!
  还有现在的大学生拼着老命地想入党,请注意,我这里没有说入党不好,不要莫名其妙的给我扣上个大帽子,说什么影响民心士气,阴谋造反、反革命,妄图颠覆国家政权,我先声明,我没有这个意思,我要说的是,现在的大学生入党的动机不好,除了极少数思想觉悟很高,立志为共产主义事业献身的几个伟大的共产主义者之外,绝大多数学生是为了升官发财而入党的,1917年北大的开学典礼上,蔡元培在就职演说中说:果欲达其做官发财之目的,又何必来此大学。这对当时许多做升官发财美梦的学生,来了个当头棒喝,而现在这些利欲熏心的可怜的学生们为了入党,宁愿经常去上党课,写文章,开会,平时还要极力的在老师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可谓苦不堪言,实在太难为他们了,再想想,我们国家将来要交给这些朋友,我由衷地感到毛骨悚然,为人民服务吗?是人民为他服务吧!这些先不谈,入党都要两三年时间,大学一共只有四年啊,请问校长,他们平时还有多少时间来学习来研究,都用在到处拍马*,做人情上了,进大学的目的不是来学习,是为了来入党,来升官发财吗?这彻底违背了大学的宗旨吧!汪泓校长,您是否该做些什么呢?
  其次的问题,市场化和产业化。大学竟然沦落成现在的市场化和产业化,我由衷地感到可耻,我们国家的大学教育,连二三十年代的大学都不如,我们的大学教育者到底在做什么,一个个中饱私囊,把国家的前途放在哪里?!
  我们工程大是市场化和产业化极为严重的大学,正当我们产学合作搞得如火如荼之际,我要泼一盆凉水,使大家头脑清醒清醒。进大学是为了找一份工作吗?进大学是为了造就人才还是机器?进大学是为了使学生心智、品行得到充分发展,是为了培养学生的 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能力的。竺可桢在就任浙江大学校长时说:"学校不是一个工厂,进大学的目的,不在乎使大学生能赚得面包,而在乎使他吃起面包来滋味能特别好"看见了吗?进大学不是培养学生成为赚钱的机器,而应该让学生法懂得怎样做人,这样生活。而如今大学变成为企业的培训基地,这背离了大学教育的目的,汪泓校长,难道您还想把产学合作再这样无止境的搞下去吗?
  大学教育的产业化,我们松江大学城每一个学生都深有体会,有哪个大学每年的学会都超过一万元的,全中国有吗?我们松江大学城简直是一个奇迹,把大学教育当产业来发展的,的确"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个国家能把大学教育当产业来发展的,大概只有中国了,就连一样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朝鲜读书全是免费的。我先不说这学费高不高,我来做一下比较好了。二十年代北大一年的学费为22银元,而当时上海的工人家庭一年收入为454银元,学费占收入的5%也不到,而我们松江大学城一年学费有12000人民币左右,按照上面的比例,现在我们上海家庭收入要24万元,请问有多少个家庭年收入是24万的?许多家庭是几万元,困难一点的是2万元,一个学生的学费要占到一个家庭收入的50%以上,这样的大学谁上的起!!!校长您认为多收学费是为了学校的发展的话,我来给您看看当年南开大学的校长张伯苓是怎么办的!1918年南开大学成立,是中国第一所私立大学,为了办学经费,他四处奔波,到处游说,筹款办学,才使许多军政要人和社会名流纷纷捐款办学,而他自己说:我虽然有时向人求见,捐款,被其挡驾,有辱于脸面,但我不是乞丐,乃为新学而作,并不觉难堪。南开大学虽然经费困难,但是从来没有依靠多收学费来解决经费问题,张伯苓先生是多么的伟大!汪泓校长,您看了之后会不会有所行动?也许您会说,学费都是政府定的,我有什么 办法?这也就是我前面所讲的大学不能受政治影响。大学应该想办法解决经费问题,从而做到学术自由。
  第三点,大学教师不合格,首先声明,这里的不合格,不是仅指专业,还包括其他各方面。在工程大读了两年书,发现许多老师专业知识尚可,但是都是老一套,不做进一步的研究,只求得过且过,数十年如一日,原地踏步,这样下去,学术如何进步,学生如何进步,这样的教育不是很恐怖吗?我很想知道那些老师平常在做什么,原来这些老师不仅在学校教书,在外面还有工作,有的做家教,有的开公司,天哪,老师们是如此之忙,因此在学校这样的蜻蜓点水也就不足为奇了。亲爱的老师们,你们除了钱之外,还有什么追求?你们要赚钱发财的,就请别来大学了,大学会阻碍你们的钱途的,大学是神圣的地方,不适合蝇营狗苟的人。亲爱的大学老师们,请看看当时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是如何做老师的,1938年在昆明,清华北大南开合并为西南联大,生活极为贫困,梅贻琦先生的太太要靠卖糕点来维持生计,而当时梅贻琦先生保管着清华基金,等梅先生去世后,人们发现他的病床下有个皮包,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清华基金的帐目,一笔一笔,丝毫不差,梅先生是如此之伟大!
  梅贻琦先生还说过:"所谓大学者,非谓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汪泓校长,我们工程大有的是大楼,已经太多了,我们缺的是大师,我宁愿少造一幢大楼,用这些资金多请几位大师来,当然金钱不是最重要的,还包括学校学术的氛围和学术的自由程度,但是许多外国大学把重金引进教师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请您把许多不合格的老师无情地驱逐出工程大的校门外。
  汪泓校长,我还要对您说,选好老师不要只重视学历和文凭,像当时北大校长蔡元培招收老师,他招的是年仅25岁,没有任何学历,只是司法部的一个小秘书梁漱溟,还有当时还没有拿到美国文凭的毛头小子胡适,蔡元培先生的胸怀是如此之大!汪泓校长,您是否会有所启发呢?
  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专制化。学校一切的建设都由您和老师们管理,上面传达了一个通知,我们学生就按着照做,这样效果好吗?我们中国人办事就是这样,大家一起讨论一件事,讨论的时候,一片祥和,嗑瓜子、喝茶,没有丝毫意见,等到开会完,大家准备做事时,一个个都意见来了,互相指责,到最后没一件事做好的,而美国人是怎样做事的呢?一起开会时,所有人都把自己的意见说出来,甚至有激烈的争吵辩论,而一旦大家统一了一个决定之后,大家 都按照它去做,往往最后事半功倍,这便是有团体的意识,而我们呢?因此我建议校长,更民主一点,学生也有义务参与如何建设学校,您可以定时让一些同学参与,也可以定时举行征文比赛,让全校学生一起来反应学校存在的问题,好的文章可以登在工程大校报上面,我觉得工程大的校报办的极为不好,汪泓校长,您知道我们是如何对待校报吗?要么擦桌子,要么撕了扔掉,像我是每次必看,但最后我是用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来结束,这是多么大的浪费啊!并不是我们不要看校报,是因为校报办的太烂了,要么是政治宣传,要么是大唱颂歌,学校果真那么完美吗,果真没有改进之处吗?因此校报应多报一些有问题存在的地方,有问题存在,才能解决,每天都没什么问题,如何进步?我觉得校报应体现蔡元培先生"兼容并包,思想自由"之原则,什么思想都可以存在,任何人都有资格写文章,因为我们都是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的学生。
  最后要说的一个问题是浮夸风和要面子。我们现在大学互相之间的竞争是很激烈的,因此如何提高学校地位便很重要了,而现在我们用的是一个方法呢?拼命地制造统计数字,教授有几个,副教授有几个,博士硕士有多少,还有最近一直在弄的教学评估,实在让人看不下去,有评估人员来了,便拼命地演戏,试图制造出美好氛围,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说:为什么要教学评估?是因为现在大学实在太差了,差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因此为了给社会舆论一个交代,便演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戏,借此来封住反对者的嘴,请问教育体制不改,教学评估有什么用?我来作个比喻,大学教育就好比一个身患胃癌的人,接着来了一帮医学专家,不去给他治胃癌,相反作了一个全身检查,说:"这个人心脏不错,肝脏也不错,肾脏很好。"一看都是好的,过意不去,于是再检查,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发现他有个小感冒,便高兴地给他吃感冒药,结果治好了,于是便大张旗鼓,放鞭炮、放烟火来庆祝!
  对此我还能说什么呢?!汪泓校长,我也知道您为了学校的建设,到处跑、到处宣传,但是大学最重要的是什么呢?不是靠外表的宣传来提高大学的质量的,而是靠,而且是只能靠提高教育质量,一切的一切都是教育,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教育啊!汪泓校长,请您集中一切力量来提高我们的教育吧!
  写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原本我不想写我自己的名字的,因为胡适、雷震和殷海光先生当年在台湾办《自由中国》杂志时,胡适先生声明:凡是不注明名字的稿件一律不收,因为怕负责任的人就不值得发言的,不怕负责任的人,方才配争自由,今天,我要做一名先驱者,同时也要证明我的言论是经得起考验的,我也记得范仲淹的一句名言"宁鸣而死,不默而生",我不怕负责任,因为我爱我们的大学和每一个大学生。
  最后我希望汪泓校长、我们学校老师、学生甚至每一个大学生能看到这篇文章,我希望大家都把这篇文章介绍给你身边的朋友看,还有大家想办法一定要让校长汪泓看到,请大家帮个忙了。另外还有现在刚进大学的大一学弟学妹们,也不要因为我这篇文章,对大学失去信心,我要让你们更好地把握住自己,不要在大学里迷失了自我,有我一个学长来给你们告诫,你们很幸运,我大一时可没有人来告诫我,最后我希望我这篇文章大家能有所收获,汪泓校长能有所作为。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 服装学院 吴邹君
Anonymous
2007
游客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