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一个澄澈的世界

向下

设计:一个澄澈的世界

帖子  architekt 于 周一 四月 12, 2010 9:20 am



早在6年前,意大利建筑师Carlo Santambrogio就开始同玻璃玩起了“游戏”。在他看来,这个看似寻常的素材拥有其他原材料所无法企及的神奇魔力—随着一日里时间流转而各显异样的光线环境或是不一样的光源,当它们在触及玻璃的同时,亦为它透明的美赋予了更多流动的微妙变化。这股神奇的魔力促使Carlo Santambrogio与设计师Ennio Arosio联手创造了一系列以本质设计为特征的家居组件。这些摒除了一切多余细节和修饰语言的设计作品最终被冠以了“SIMPLICITY”的名字。

细细数来,对“透明”情有独钟的建筑师、设计师和品牌,还真有不少。就在今年即将现身于米兰家居展的Kartell展位里,继该品牌连续十年推出各种风格不一的透明家居之后,日本设计师Tokujin Yoshioka又为这个“透明家族”新添了“Invisible”(“无形”)系列,包括桌、椅、扶手椅和长凳在内的作品最终都会一一安放在 Yoshioka亲自设计的装置中。

而据Yoshioka自己说,这个系列完整地演绎了他过去几年间在设计上进行的思索,在他看来,他着手要做的“这种设计,既可以涵盖自然现象又能够包容有如感觉、风或是光那样的无形元素”。还没有机会亲见这些由透明聚碳酸酯所制成的“无形”家具的我只能推想:若是坐在那些椅子上,会不会有坐在空气上的感觉呢?且不论材质是玻璃、水晶还是塑料,那些出现在家居空间里的透明物什,看上去虽一览无遗、毫不保留,却往往和肤浅没有过多的交集。

要知道,“透明”能够表达的语言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丰富。它可以简素空灵如 GLAS ITALIA那件名为“Haiku”(俳句)的特制玻璃屏风,仅凭几枝仿佛随意雕刻其上的素雅花朵就把一股东瀛之风不露痕迹地移植入室;它可以繁复华丽像 Marcel Wanders今年为Baccarat呈献的系列之作—一个红酒杯也好,一方烛台也好—任意一件小物上面都仿佛可以听见有音符在轻跳着奏响巴洛克的乐曲;它可以灵动俏皮似Yoichi Ohira那个最终被V&A收藏了的水晶花瓶“Cristallo Sommerso No 48 Scolpito Vase”;甚至还可以先锋冷峻如JBL推出的超酷透明音箱“GLA-55”,拥有着切割对称、棱角分明的外形,犹如尘封的厚冰

关于“无形”的透明,它常常令我想起那些唐宋山水画中的留白,那留白并非是“不存在”的意思,而是它将自己的存在转化成了一种容量,用于装载更多的意蕴。
avatar
architekt

帖子数 : 159
注册日期 : 10-03-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